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杀了 奸了女上司
杀了 奸了女上司
深夜,各家各户都已经是休息的时间了,梁独自驱车来到一栋公寓前,为了 不引人注意,梁将车停在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今天他要到这里来约会她的情人, 也是他上司的张丽。只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梁也有他自己的目的。张丽的住所不高, 在三层,梁很快就来到张丽的门前,轻轻的敲了几下门。随着几声响亮的高跟鞋 的声音,门被打开了,张丽已经站在了梁的面前。-
 -
  张丽今年30岁,她的脸蛋很丰腴,五官的位置匀整,肤色雪白,散发着一 股成熟的魅力,一头烫成波浪状的卷发垂到肩膀,随着飘來的阵阵幽香,此时她 一双眼睛正带着笑注视着梁。张丽从上到下都是一身职业装,上身是一件白色针 织衬衫,外面是她平时在公司常穿的深蓝色西服,下身是一件到膝盖黑色西服短 裙,腿上是一双肉色丝袜,脚穿红色高跟鞋。西服套装包裹下的张丽身材凹凸有 制。看见眼前这个性感尤物,梁想到自己今天的任务,感到可惜起来。-
 -
  看的出来,此时的张丽很欢迎梁的到来,她迫不及待的抱住了梁,两个人就 这样吻了起来。梁的手顺着张丽丰满的身体滑动着,用手拥着张丽热情的身体, 这恐怕是梁最后一次享用这个女人。激烈的热吻之后,两个人都默不作声,就象 以前一样,张丽和梁互相搂着来到了卧室,象平时一样,张丽坐到一把椅子上, 顺从的把手背到后面,梁则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将张丽的双手都捆到了椅子 后背上。张丽在公司是一付女强人的姿态,而在梁面前她则喜欢做一个顺从的奴 隶。但是这次梁可不想玩什么主人和奴隶的游戏,他在确信张丽的双手都被牢牢 的绑住之后,从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塑料袋向张丽走去。「今天要玩什么新花 样?」张丽没有意识到危险,还笑着问梁。梁并不回答,将塑料袋猛的套在了张 丽的头上,张丽的声音也一下子被阻止了。-
 -
  这时的张丽没有意识到危险,她还保持着笑的神态,她的眼睛眯着,头摇晃 着,她已经被这种窒息的快感包围了。梁此时坐在一边看着张丽在他面前的挣扎, 张丽胸前一起一浮,张丽的头向后竭尽全力的仰着,她的身体弓着,穿着丝袜的 大腿也在不停的蹬着地面。塑料袋里,她还是维持着一种沉醉的神态,张丽的身 体尽力扭动着,她丰满的臀部一抬一抬的,双腿分开,向两边大大的伸着,露出 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裤,张丽的一身穿着都是梁平时最喜欢的。就这样坚持了一会, 张丽挣扎的动作不象以前那么剧烈了,被塑料袋罩住的张丽也已经被憋的满脸通 红,张丽一双美目也睁开了,看着梁,看着那神情是一付求饶的神情。如果是平 时,梁一定会把塑料袋拿开,不过梁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来的,看着张丽这付表情, 梁狠了一下心,拿起捆绑张丽时剩下的绳子,套在了塑料袋的开口处,这样一来, 仅存的一点空气也要被阻止了。张丽这时候的表情只能用惊慌失措来形容了,她 的眼睛因为惊恐而瞪的大大的,她已经知道梁要做什么了,张丽的身体向上顶着, 想站起来,但是她的手被捆住了,她只是后背离开椅子,但是马上又被重力拉了 回来。张丽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开始胡乱的蹬踢,红色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哒 哒」的声音。-
 
-  张丽穿着西服短裙的臀部开始剧烈的扭动着,这时的张丽也几乎呼吸不到空 气,被塑料袋蒙住的头左右不停的摇晃着,象想要把头上的塑料袋甩出去一样, 张丽的嘴也张的大大的,紧贴着塑料带,嘴上的口红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的印记。 
-  张丽的脸被憋的有些发紫了,她波浪似的头发被汗水沁湿了,她的头摇着, 眼睛向上翻着,她已经没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张丽的全身都剧烈的抽动着,梁在 一旁注视着平时难得一见的景象。梁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这就是平时那个女强 人张丽么,梁抓住张丽的衬衫向两边分开,露出里面的黑色蕾丝胸罩,张丽的胸 罩已经被汗水沁透了,随着胸部的剧烈起浮,丰满的胸部象是要冲出来。张丽浑 身的冰肌玉肤让梁看得慾火亢奋,他把张丽的蕾丝胸罩向上一推,张丽的两个豪 乳就立刻弹了出来,乳房尖挺而且丰满,梁不顾张丽的挣扎,两只手抓住张丽的 乳房使力的揉搓,双手放肆的拨弄着她两颗浅紅色的乳头,再移到那对白嫩高挺 的乳房上,并揉捏着张丽象紅豆般可爱的乳头上,不多久张丽的乳房就变硬了, 她的双乳也象两个肉弹来回碰撞着。-
 -
  张丽的双峰之下是剧烈摆动着地丰满混圆的臀部和乱踢着的一双大腿,梁又 把注意力集中到张丽穿着丝袜的茁壮大腿上,张丽这时的姿势是身体向下瘫软着, 但是腿上的高跟鞋却依然使力的蹬着,梁抱住一只张丽的大腿,腿上还套着肉色 闪光的玻璃丝袜,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淡淡粉色,雪白撩人的大腿上肉绷的紧紧 的,即使被梁抱住,还在使力的运动着。张丽虽然已经30岁了,但是平时很注 意保养自己,皮肤依旧是光洁白嫩,一付香喷喷光滑又有弹性的胴体,带给梁来 不少销魂的时光,梁感到一丝的惋惜。此时的张丽不甘心这么死去,她还在剧烈 的挣扎着,她一只还能活动的大腿不断地蹬在地毯上,另一只被梁抱住的大腿也 一伸一伸的,想要从梁的双手里钻出来。张丽在剧烈的挣扎中,臀部在椅子上扭 来扭去,西服短裙的下摆已经在挣扎中被推到腰部,里面的丝质黑色蕾丝内裤也 全都露了出来。梁用一只手按住张丽的一条大腿,另一只手抓住张丽不断蹬在地 上的另一只腿的脚踝,把张丽的两条大腿都抬了起来。张丽的身体失去了支撑, 身体向下滑了下去,她的双手在椅子把手上吊着,身体几乎要躺在椅座上,这样 的姿势一定很难受,她的头依旧向左右摇晃着,只是频率减少了不少。张丽的身 体也保持这不断弓起的姿态,她的头也不时的向后仰着,塑料袋里的神情已经变 的呆滞,眼睛向上翻着,眼珠里已经是白的多黑的少。她的嘴也已经不再一张一 合,只是保持张的很大的样子。
- -
  张丽的头后仰,她纤细的美颈也努力的向上伸着。想到张丽曾经带给自己的 丝丝快感,梁实在不想看到张丽这么痛苦的死去,梁放下张丽的腿,张丽茁壮的 大腿已经不再剧烈蹬踢,而是改向下努力伸着,不时的抽动一下。梁站在张丽面 前,他的一双大手猛然使力,抓住塑料袋和张丽颈上的结合处,使力的向下拉, 这样张丽的整个头部都被塑料袋紧紧地包裹住了,一丝的空气也不能再进去,塑 料袋紧紧的贴在张丽的脸上,张丽的脸由于塑料袋的挤压都几乎变了型。由于突 然加大的痛苦,张丽的身体向上弹起,想要坐起来,但是梁压着张丽的胸部,张 丽的全身只是在梁手下痛苦的扭动而已。一双仍然饱满坚挺如羊脂般滑膩的玉乳 随着她挣扎,作上下颤动,张丽穿着红色高跟的两条有力大腿向两边分开,向天 上奋力的蹬着,只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她的衣服在挣扎的时候搞的皱皱巴巴的。 
-  黑色蕾丝内裤在剧烈的扭动中都被扯到了一边,使她的阴部正对着梁,茂密 的阴毛都露了出来。梁看得口干舌燥,只是手上还继续用力。-
 -
  梁身体下的张丽正剧烈的颤抖着,她被挤的变了型的脸已经是一片茫然,塑 料袋里也冒出大片大片的水气,几乎就要看不见里面张丽的表情,张丽的腿已经 不在向上踢,而是摔在梁的两边,毫无意识的分着,不时的还看见她抽触几下。 
-  突然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从张丽的下面流出来,流出已经被撕到一边的蕾丝内 裤,顺着腿上的肉色丝袜,沿着向下伸直的大腿一直流到地上。梁知道,眼前这 个带给自己无数次高潮,这个天生的尤物也是自己上司的张丽就要咽气了。梁也 有幸看到了平时不能见到的场景,张丽的尿在自己面前被毫无羞耻感的挤了出来。 
-  现在的张丽还活着,所以梁并没有放松拉紧塑料袋开口的手,这样持续着, 张丽的身体突然向后弓起,整个身体绷的笔直,象是要用尽全身的力气。但是随 后喉咙里发出「啊……」的一声嘶哑的叹气声,然后整个身体瘫软在梁面前。梁 松开手,这个男人眼中的尤物张丽已经被梁用塑料袋活活憋死。-
 -
  这时的屋里又恢复了安静,梁坐在张丽的尸体旁边,点起了一只烟,此时的 张丽手还被捆着,高高的举在头顶,她的头被罩在塑料袋里歪向一边,身体半躺 在椅子上,她的西服套装被从中间解开,白色衬衫里两个坚挺的乳房完全露在外 面。她的西服短裙也戳到了腰部,半露出蕾丝内裤里面的阴部,大腿大大的分开, 向两边伸着。张丽的雪白而且丰满的臀部就坐在她自己被闷死前流出的一滩尿液 上。
- -
  梁稍微休息了一会,站起身,解开还吊在椅子上的,张丽被捆的双手,张丽 软绵绵地身体就在重力的作用下摔在了地上,她的双臂搭在头的两边,上半身侧 着倒在椅子旁边,头上还套着致命的塑料袋。-
 
-  梁抓住套在张丽头上的塑料袋,把它拉了起来。张丽被憋死前的整个面容都 露了出来,那表情里面有惊恐有绝望也有一丝茫然,她的脸上已经被汗水沁透, 她的长及肩头的波浪卷发也被弄的乱七八糟,湿露露的贴在额头上。她的一双眼 睛已经完全翻白,她的嘴很大的张着,象是在呼救,搞不清是汗水还是唾液顺着 嘴角向下流着。张丽的两条穿着丝袜的大腿毫无意识的向两边伸展着,梁抓住张 丽的肩膀又摇了几下,张丽的头和卷发都随着身体的晃动摇摆着,在梁停下的时 候,她又歪在一边,张丽的脸这时正对着梁,但是她的表情还和刚才一样,她的 眼睛依然向上翻白。梁的手顺势在她丰满的美臀上掐了几下,感觉软软的像是球 般很有弹性,张丽还是一动不动一点反映都没有,看来眼前这个成熟美艳的鲜嫩 美女确实是死了,梁叹了口气,又重新坐到张丽横陈着的尸体旁边。
- 
--
 -
  梁就这样坐了一会儿,体力稍微恢复了一些,张丽依旧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她丰满的身段凹凸有致的三围,曾经让很多男人想入非非。不过现在她几乎半裸 着的尸体除了梁以外没人看到过。张丽紧窄的内裤被撕到一边,露出里面茂密的 耻毛,两条腿成大字分开,仅这一点就够梁看得欲火高涨的了。
- 
-  梁来到还躺着的尸体旁边,手一伸就摸在张丽的胸脯上,张丽也毫无反应, 任由这双手在自己的胸前放肆的摸着。看着张丽毫无反应,梁手上用力,将张丽 死去的身体牢牢的搂入怀中,张丽的一双巨乳紧贴着梁的身体,让他打心里痒起 来。梁的头向张丽失神的脸凑过去,他的嘴很温柔的封住了张丽依旧张着的嘴, 他的舌头很容易的进入了对方的口中,他用他的舌头在张丽的口腔里搅动着,张 丽一点反应都没有,眼睛依旧向上无神的翻着。梁继续吻着,他吻过张丽微翘的 鼻梁,吻着她涨的有些发紫的脸庞,一直吻到她翻白的双眼。对梁来说这是一次 特殊的经历,对于张丽还从来没有这么听话的让他摆布过。-
 
-  梁抱  梁伸手褪下张丽穿在外面那件已经搞的乱七八糟的西服,抓住她衬衫的衣领 两边,用力的撕开。随着衬衫被撕落在地,张丽还半挂着的那付乳罩也一起掉了 下来,这样张丽的上半身就是全裸了。梁松开搂着张丽尸体的手,张丽的身体也 突然失去了支撑直直地倒在了地上,不过这时候她已经感觉不到疼。梁现在没有 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情,他已经忍受不住,要再次占有眼前的这个尤物。-
 
-  梁顺着张丽分开的大腿,把已经戳到张丽腰部的短裙褪下来,他面前的张丽 就只穿着吊带丝袜,内裤和红色高跟鞋了。他不止一次的看过张丽这身打扮,但 这次是在她死后,他不用再管张丽是不是愿意,他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先分开 张丽的两条长腿,拨开还罩着半个阴户的内裤,他很快便在隆起的阴戶上,找到 了那两片肥美的阴唇,他的手毫不留情的撑开了张丽的阴户,随后自己涨的巨大 阳具就顺势进入了张丽死去的身体。-
 
-  张丽的阴道恰到好处的包裹着梁的下体,里面早已经泛滥成灾了,对与这点 梁很奇怪,难道她在被憋死之前高潮了,这恐怕只有张丽自己清楚了。梁稍微迟 疑了一下,马上展开强烈的抽插,就这样在地毯上,梁飞快的抽出,再強劲的插 入,每一下抽插,都把张丽的花瓣抽得反了出来。梁一面疯狂的抽插,一面双手 抓住张丽的超级美乳,用力的揉搓着,张丽的身体随着梁的进攻一下下的运动着, 张丽的上身在象是被粘在梁身上,也疯狂地颤动着。梁的身体在拼命的冲刺,他 的手也在张丽的身体上乱摸乱抓,他的手由上而下就抓住了张丽已经大大的分在 两边的长腿,他一手一个抱住张丽的双腿将她们抗在肩上,他的手感觉着张丽丝 袜包裹下的长腿给他带来的截然不同地触感。肉色吊带丝袜的吊带已经被拉的松 动了,只是软绵绵的和丝袜连成一线,在他眼前的张丽已经不象什么女强人,反 而显得狼狈不堪,他的脑子里还想着张丽被他憋死前的那段奋力的挣扎,他是那 么容易的征服了她,他回想起张丽还活着时散发出的那种幽雅气质。正是那些气 质吸引了他,但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张丽已经变成了一堆无意识的肉,可以 任凭他折腾。他抱着张丽的腿就这样自顾自的运动了好久,看着张丽无意识的身 体在自己身下晃动,梁的心跳达到了最顶峰。直到再也忍不住了,才射在了张丽 死去的阴道里。梁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拉起毫无反应的张丽尸体,注视着张丽 依旧茫然的神情,重重地在张丽的嘴唇上吻一下,之后使力一推,张丽尸体平着 向后倒了下去,发出「咚」的声音,在地毯上弹了几下才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