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车震刚破处的女子
车震刚破处的女子

  陈梦琪被他的手在腿上一摸,立时遍体酥麻,又听他称赞自己“漂亮温柔、体贴善良”,心里更是甜滋滋的很是受用,忽然把刹车一踩,将车停在路边,把大灯熄掉,将身子和脸向叶鸣那边凑过去,依偎进他的怀里,低声撒娇说:“哥,我开车累了。你先抱抱我,亲亲我,让我放松放松。”

  叶鸣将她的头揽进怀里,先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脸上露出一点坏坏的笑容,低声调笑说:“琪琪,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外面漆黑一片,四野俱寂无人。你现在跟我亲热,不怕我心底忽然烈焰升腾,然后虎躯一震,将你在车子里就地正法吗?”

  陈梦琪自那晚在金桥大酒店总统套房和叶鸣春风一度之后,已有两天没见到他,心里着实想念。此刻,又被叶鸣在身上摸摸捏捏的,早已经春心荡漾,听叶鸣说到“虎躯一震”四个字,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腻声说:“哥,你别用‘虎躯一震’这个词语好不好?我每次看小说,一看到这四个字,心里就想吐……不过……不过……你如果现在真的想要,我就给你……”

  叶鸣刚刚在夏楚楚家里喝了一点酒,此刻酒意上涌,又见陈梦琪柔媚婉转、娇俏可人,心里真的开始“烈焰升腾”起来,虽然没有“虎躯一震”,却也有点情不可抑了……

  于是,他便低头往陈梦琪的红唇上吻去,同时,右手也老实不客气地从她敞开的西装领口处探进去,一把就抓住了她柔软翘挺的小白兔……

  陈梦琪本来就已经动了情,现在又被他上面噙住舌尖、下面捏住最敏感的乳/尖,哪里还忍耐得住?在叶鸣略有点粗鲁的动作下,她早已经软成了一滩泥,嘴里开始发出低低的呻吟声,身子也开始不耐地扭动着,把头深深地埋进叶鸣的胸口,不住地拱动着,向他发出了强烈的求欢的信号……

  他们现在停车的这条公路,是从k市通往新冷的一条近道,比较荒僻,大白天过往的车辆都很少。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汽车在这条公路上经过……

  叶鸣被陈梦琪滚热的身子贴住,耳朵里闻着她“唔唔“的呻吟声,手指尖感受着她胸部的柔嫩和娇软,终于忍耐不住了,忽然将她的身子从驾驶座上抱过来,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他摸黑解开她的西装裤的皮带,将她的外裤和内裤一股脑地撸下去。

  在叶鸣解皮带的时候,陈梦琪已经配合地自己将脚上的高跟鞋蹬掉了,让他很轻松地将她的裤子一撸到底,然后就颤抖着将裸裎的娇躯贴到叶鸣身上,哆哆嗦嗦地说:“哥,只要你想要,我随时都可以给你……不过,你等下轻点儿,我怕痛……”

  叶鸣举起她的身子,将自己的裤子脱掉,然后搂住她的后腰,将身躯一挺,在她低低的尖叫声中,自下而上进入了她紧窄而湿润的蜜道……

  顿时,整个车身都开始微微晃荡起来……

  陈梦琪虽然早已经动了情,而且在叶鸣的热吻和抚摸下,也已经做好了迎接他的冲击的准备。

  但是,她毕竟是第二次做----上次在金桥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因为叶鸣知道她是第一次,所以在完事后,便没有再去要求做第二次。虽然陈梦琪当时咬着牙说她还可以,让他不必担心她,但他还是强忍着没有再次侵犯她。

  正因为这是陈梦琪的第二次,所以,虽然叶鸣采取的是相对来说最为轻柔的自下而上的进入方式,但她还是痛得皱起了眉头,双手死死地掐住叶鸣的肩膀,呻吟声中也含了一丝丝的痛楚……

  叶鸣知道:女孩子破身后,一般要到五六次以后才能消除痛楚的感觉,而且也只有到那时候,女孩子才能从这种事情当中感受到男欢女爱的乐趣。

  因此,一般的女孩,在破身的头几天,都会因害怕痛楚而不想继续做这种事。

  但是,陈梦琪为了取悦自己,为了满足自己,虽然明知道会很痛,却还是主动来向自己求欢,而且还是在这荒郊野外,在这狭窄的汽车驾驶室内----这份深情,真是一般的女孩子难以做到的。就是陈怡,估计也不会像她这样无怨无悔无条件地来满足自己……

  想到这里,叶鸣心里陡然升起了一股怜惜之情,一股疼爱之情……

  于是,他停止了自己耸动的动作,爱怜地把陈梦琪抱在怀里,一边低头吻她,一边用手在她的胸口温柔地抚摸,想让她更放松一些、更加情动一些……

  在亲吻抚摸一阵后,见陈梦琪的身子已经不再抖动,呻吟声也小了些,便低声问道:“琪琪,刚刚是不是很痛?要不,我们就别做了,等过几天你不痛了再说……”

  陈梦琪在黑暗中抬起头来,忽然在叶鸣脸颊上吻了吻,喘息着说:“哥,你别管我……我只是一点点痛,我忍得住……哥,我要你……”

  说完这句话,她忽然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叶鸣的脖子,身子弯成一个拱形,下半身不住地翘起落下,咬紧牙关在他身上笨拙地上下颠动起来……

  叶鸣被她生涩的、却又刺激无比的自我律动刺激得热血奔涌,再也顾不得考虑她的感受,忽然翻过身子,把她放倒在副驾驶座上,然后用手扳动座椅的摇手,将座椅放平,一把分开她还在微微颤栗的一双美腿,不顾一切地低吼着再次进入了她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