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车震被围观哦
车震被围观哦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车震?”

  ······

  车里面媤慕惊讶的盯着车外围在的少年看,他们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居然看不见?

  不是吧?

  看了看言墨白,这厮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帮她揉着头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移到了胸前,继续揉着。

  “喂——”媤慕气急败坏的拍开他的手。

  这混蛋看着表面卖相那么好,英俊不凡,玉树临风,却是个实打实的下半身动物。有事儿没事儿就爱摸她着捏她那的,真是受够了!

  话说之前媤慕还想着主动扑倒他取精来着,结果才相处没几天啊,这丫就能带伤上阵了,在医院病床上就已经蠢蠢欲动了。

  所以,不用她主动,光是被动的承受都让她吃不消了。

  言墨白被她拍开手,也不恼,拿出手机拨了电话:“喂,叫几个人过来停车场······”

  媤慕听得简直想撞墙。扯着他衣襟的手恨不得想把他的衣服撕碎。

  “你叫人过来干嘛?”

  外面都围着一圈人了,还嫌不够,还要叫人来围观吗?

  “你不是说有人在这,你会不好意思吗?我让人来把这几个小子给清理走······”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手捏着她的脸颊,他凑近她的唇边若有似无的碰了碰她的唇,“我总要在这里爽一次的。”

  媤慕脸都红透了,却还是瞪着他,“禽兽!”

  “男人在女人面前,都是禽兽!”言墨白亲啜了下她的唇,轻笑开来,“别否认,你其实很享受我这样的禽兽行为!”

  看!言墨白就是这样,禽兽也当得光明正大、理直气壮。

  说完,他的舌在她的唇瓣描了一圈,就蛮横的撬开她的齿关,长驱直入。

  媤慕趁着他的舌勾缠住她的舌尖时,唇一抿,嘴把他的舌头给吸住不放。

  言墨白毫无防备她竟然会出招,被她这大力的吸住,舌头有些吃痛。

  既然她想玩,言墨白当然乐意奉陪。

  先不管她嘴上怎么逞能,伸手攻她下身。

  手绕到她身后拉住她的双腿往自己腰上缠,让身下的两处更亲密的,毫无缝隙的贴近。手捧着她的臀瓣施力,还要把她往自己那里压。

  媤慕被他那里顶得难受,嘴上自然就松动了,放开他的舌头器械投诚。可是言墨白又哪里能放过她?

  一只手固定住她,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把她的胸衣给脱了。

  他解胸衣扣子的速度非常快,不管是单排还是三排的,一秒钟就解开。那个速度跟练习了千万遍一样的。

  “喂,你干什么啊?这里有人——”他脱了她的胸衣,又开始扯她的外衣。媤慕今天穿得是高领的针织衫,韩版的很宽大,他脱起来就更加轻而易举了,三两下就把她上身扒光。

  言墨白低头含住她的一边雪白上的粉红豆,暗哑着声音说:“不怕,他们马上就走——”

  哪里走啊?一帮年轻人正争论的欢,差点儿就要拆了他们的车子准备研究了。

  这时,一个少年绕过她这边来,伸手敲了敲车窗,然后眼睛直直的看进来,那个表情像真的看见他们一样。媤慕被吓得一把抱着言墨白的头。

  言墨白脑袋紧紧地贴在她幽香的绵软里,无比惬意,心想其实外面有人也不错,时不时还可以享受着她这样一惊一乍带来的福利。

  没一会儿,小九就带了十多个人来到停车场,看见几个少年围着自家BOSS的保时捷看,似乎在研究什么,于是他冷声说:“你们在干什么?”

  几个少年被突然出现的小九和十多个魁梧壮汉吓了一跳,立刻就退开,离车子三米远。

  “请、请问,这个车子,是、是你们的吗?”其中一个少年还不知道死活的跳出来问话,还在想着问车主借车来玩玩的念头。只不过在这样一个阵仗下,他难免还是会吓得结巴。

  “给你们五秒钟的时间,立刻消失在停车场!”小九虽然是美少男,可是他冷着脸的时候,就是个地狱来的修罗,冷冷的表情,看一眼就让人胆寒。

  “可是·····”那位少年还想说什么,就被同伴一拉,几个人立刻钻进车里,摇摇摆摆的开着车落荒而逃了。

  小九看了一眼那个摇摆的车尾,然后回头看着老大的那辆车,默默的抬手示意身后的十几个人退到百米处,堵在停车场的进出口。连只苍蝇都不让进去。

  用脚指头也能想到老大在里面做什么,一定是那帮小孩子打扰到他办事儿了,所以才打电话让他带人来给他清场。

  外面的几个年轻人已经被小九带人来轰走了,他们十多个人站在百米开外给他守护着,不放一个人进去打扰到他们。

  外面的一切媤慕都看在眼里,言墨白啃了一口她的胸尖儿,挑眉看向她:“现在这样,你满意了么?那,开始咯?”

  媤慕脸一下就红透了,头埋得低低的,抵住他附在她胸前的脑袋顶,闷闷的说:“就不能回家再玩么?”

  现在这样,是也被人围观好么?

  之前围观的人是不认识的,就算知道他们在车上做什么,也看不到人,不知道车里的是谁全文阅读http://www.520xs.com/10003/" target="_blank">校园全能高手。可是现在换成小九他们一帮爷们儿在远处站着,围成圈的把他们围在中间,他们也一定知道车里是个什么状况,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啊?

  车震什么的,她也很期待,可是下次一定要找一个僻静的,人烟稀少,人迹罕至的地儿,不然被围观,真的很丢脸。

  言墨白好不容易尝到甜头,是任她怎么劝都没用的。

  一边吃着他喜欢的一堆儿雪白绵软,一边扒她的裤子。嘴上不得闲,手上也不耽搁,上下兼顾,一套动作完成得非常迅速,只一下下,媤慕就整个**的在他的腿上坐着,她修长白皙的细腿再次被他拉着缠上他的腰,那处无限制的紧贴上他的那里,被狠狠的顶着。

  事已至此,媤慕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生活就像强奸,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

  此刻媤慕想说的是,既然反抗不了,那就主动吧!

  反正她的目的也是扑倒言墨白,然后怀孕生子,不做怎么怀?

  圈着他腰的腿紧了紧,更贴向他的那里,然后若有似无的,慢慢的磨了几下。

  言墨白终于忍不住,被她磨得轻哼出声。

  媤慕从来没有听过男人在情动时的声音,即便看过无数爱情武打片,也没有听到过男人在欢爱时的叫声。此刻听到言墨白仅仅是一个轻哼,都让她血液沸腾。

  非常有成就感。

  于是更加卖力的磨着他那处,上身贴向他的胸膛,他不知何时已经敞开的衣襟让她直接贴上他坚硬的胸肌。绵软的两团压在他的胸口,压得他呼吸都困难了。

  终于再也受不了了,微微推开她,手脚麻利的除去身上的衣裤,再次捞她过来,按着刚刚那个姿势把她安置在腿上。

  两个人都**着,那处没有任何阻隔。

  媤慕之前被他吻了许久,又被他撩拨了一会儿,现在早已情动,全身发热又瘫软,只想渴求他给予更多。

  于是,言墨白见她已经做好准备,轻轻的动了一下,就埋了进去一部分。

  她还是那么紧致,他寸步难行。言墨白看着他皱着眉微微不适的样子,就不敢太猛,只好循序渐进,一寸一寸的攻入。

  其实这样慢慢的动作,媤慕也还是疼的。到还不如他一下子进来,给她个痛快。于是她主动的迎向他,他的整个就自然而然的顺利深入。

  那嫩软柔滑的温热紧致,让他深深的吸了口冷气······

  言墨白此刻简直像是漫步在云端一样,爽得整个人飘了起来。

  媤慕在他全部进去的那一刻,不适的哼了出声,言墨白知道她此刻的难受,所以也不敢有所动作,低头吻着她的发顶,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发狠的冲动。

  “好了么,宝贝?”

  情动时,他的声音暗哑低沉得更加显得性感魅惑,也少见的温柔。

  媤慕紧紧圈着他的脖子,闭着眼睛哼了哼,“你,轻一点儿——”

  她这样说,言墨白哪里还能继续忍?

  身子开始动了起来,原本还记着她的嘱咐要轻一点儿,可后来越来越**的感觉袭来,他早已飘飘欲仙,忘乎所以,早就把媤慕的话抛在脑后。

  甚至不管媤慕是捶他表示抗议,还是哭着搂着他求饶,他通通都不无视,她抗议越激烈,越刺激他眼睛都发红。

  到最后,媤慕差点没晕过去,而他战斗力太强了,而且擅于打持久战,媤慕撑到他结束的那一刻,已经气息虚弱了。

  车厢里弥漫着奢靡腥粘的气息,安静的狭小空间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一个粗急,一个虚弱······

  言墨白一脸餍足的抱着媤慕,手却还在她胸口把玩着。

  “宝贝,你真好!”

  言墨白低头亲亲她光洁的额,满足的喟叹。

  好你妹!

  媤慕像是死过一次一样的,气息虚弱的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回应言墨白的,只有一个白眼了。

  幸好是车子里开了暖气,两人休息了许久,才穿上衣服。

  媤慕是早已没有力气,所以是言墨白帮她穿的。

  可是言墨白只懂脱胸衣,不懂怎么穿。穿裤子也十分麻烦,幸好媤慕的针织衫是中长的,直接套上去,能遮到臀下。

  言墨白穿上衣服,有是衣服衣冠楚楚的模样,开门下次,然后绕到媤慕这边,直接把她抱出来,又塞进了前面副驾座。扭头对远处站岗的手下说:“我走了,你们撤了吧!”

  媤慕脸都不敢抬起来,她甚至能感觉到那十几个人注视的目光。

  言墨白,真是个大混蛋!

  他要开车他自己钻到前面驾驶座就行了呗,为什么还要下车?更可恶的还要抱着她到前面副驾座。

  他是故意想让他的兄弟们看到的吧?

  刚发动车子,言墨白突然转头看向身边蔫蔫的人,“要不我们等会儿回爸妈那边吃饭吧?”